北京借腹生子代生宝宝

栏目分类:

陈冰:黑衣暴徒辱骂殴打内地游客 就是新纳粹、

陈冰:黑衣暴徒辱骂殴打内地游客 就是新纳粹、

黑衣魔在上水广场外天桥聚集捣乱,其间对一名白衣男行私刑。
QUESTION直新闻: 昨天香港上水发生黑衣暴徒辱骂、殴打内地游客事件,你怎么看待这一现象?ANSWER特约评论员 陈冰:在一个正常社会,如果你随意殴打、侮辱、私刑与你语言不同、肤色不同、政治观念不同、行为方式不同的人,那么你就是新纳粹、族裔主义、仇外主义、地域歧视主义。
这些都是人类共同反对的恶意和暴行,不分政治体制,不分地域民族,欧美西方尤其如此。
而昨天香港上水发生的黑衣暴徒辱骂、袭击、殴打大陆游客的行为,完全符合新纳粹、仇外主义和地域歧视主义的国际标准。
回顾香港修例风波以来的种种出乎人意料的行为,比如对内地记者机场私刑,向议员捅刀子,对持不同政见者“点天灯”,用砖头砸死70岁的清洁工,这些纯粹的暴行与反对派和黑衣人口头高喊的政治诉求,完全是南辕北辙,也进一步撕下了反对派和黑暴分子的虚伪面具。
他们不是在追求民主和自由,而是在制造恐惧和仇恨,他们不是爱香港,不是在守护未来,而是在毁香港,在祸害未来。
你问问那些打砸抢烧的人,他们希望的未来是什么,他们回答不上,至多说一句“五大诉求”。
如果你再问其中之一的“普选制”及其实现途径,他们很多人都不知道是啥东东,只是当做街头暴力的面罩而已。
我赞同禁止蒙面法,不仅指物理上面罩,还指精神上的面罩,我总觉得一些香港青年的眼睛和心灵被黑色面罩给搞瞎、搞晕了,不然就不会出现令人瞠目的暴力活动,而且暴力的类型与新纳粹、族裔主义、仇外主义、地域歧视主义完全吻合。
我再举一个例子,香港反对派最近在动员所谓的“黄色经济圈”,也就是给支持示威的餐馆商铺贴上黄色标签,动员人们去帮衬生意,反过来打压支持警队和反对暴力的“蓝店”,这是很荒谬的。
香港媒体人都都在讽刺挖苦,难道这些“黄店”所用的水、电、蔬菜和肉类,可都与内地关联,难道也都是黄色?我一位朋友更是哈哈大笑,说红色的原料能做出一盘黄色的菜吗?要是深挖“黄色经济圈”背后的简单理念,你就会发现这一样是族裔主义和部落主义。
海外媒体说,现在一些香港人患上了精神智障病,他们是不知道为何而闹,更不知道民主和自由是在和平环境中通过对话形成共识、再把共识变成制度这样一个过程,他们自以为街头战斗就是发声,就是自由,这与民主和自由恰恰背道而驰。
我们从最新发生在上水的这一暴力行为看,反对派和黑暴分子的真正目的,就是祸害香港,揽炒香港,而根本不是什么民主和自由。

陈冰:黑衣暴徒辱骂殴打内地游客 就是新纳粹、

QUESTION直新闻: 你刚提到香港的“部落主义”,似乎很新鲜,能否解释一下? 这与年轻人成为暴力活动的主体有关系吗?ANSWER特约评论员 陈冰: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。
部落主义,或者说社群主义,是过去20年随着社交媒体的大行其道和网络移动化而产生的社会现象,不仅让人视野狭窄,而且由于受“朋友圈”的影响而变得激进、偏执,对过去形成的秩序和价值观、道德观产生敌意。
香港的修例风波,就呈现出明显的部落主义倾向。
反对派和黑暴分子,有专门的黄媒等社交媒体为集结点,这些媒体和社交圈煽动暴力、鼓动街头运动,那么其成员往往不假思索地认同其主张,包括散布的谣言、虚假信息和仇恨转播。
这个所谓“朋友圈”让人视野变得狭窄,失去批判力,容易冲动和极端,而冲动是魔鬼,激进是死不回头。
所以在出现一次次超出人想象的暴力活动后,“入群”的年轻人将街头暴力视为“勇武”,甚至提出“违法达义”这样感染挑战法治的口号,来掩饰自己的脆弱和怯懦,结果是暴力事件不断持续,整个社会不得安宁,连传统的圣诞节都过不好。
部落主义的另一个特征是,年轻人的内心世界变得肤浅,就像《纽约时报》今天的一篇评论所说,我们花在思考、徘徊、阅读、做白日梦,以及仔细思考某事来龙去脉的时间少了。
严谨的措辞被讽刺挖苦取代,理性的辩论被连珠炮式的推文和海报取代,多年形成的传统、道德、秩序往往成为年轻人不分青红皂白反对的对象,甚至带着敌意,对既成秩序和观念产生多疑、愤怒的趋势,而根本不动脑筋去想想已经形成的秩序、制度和理念是否正义,是否合理,是否有生命力。
香港修例风波中,我们看到很多部落主义的后遗症,比如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分裂,老师和学生间的隔阂,不用口音的人群之间的对立,对对话倡议的排斥。
因此说,要解决香港乱局,出路不在反对派提出的所谓“五大诉求”,那根本就是个幌子,而在于如何破解部落主义,如何在不同社群间架起沟通的桥梁,形成香港治理现代化的共识和制度,维护“一国两制”。

陈冰:黑衣暴徒辱骂殴打内地游客 就是新纳粹、

QUESTION直新闻: 人民日报所属《环球人物》,把香港警察评为2019年度人物,赞扬他们身处冲突一线,为香港秩序竭尽所能。
你怎么看?ANSWER特约评论员 陈冰: 香港警队获评《环球人物》2019年度人物,是实至名归。
我原想今年可能有很多报刊,包括海外媒体,会把香港警队评为年度人物,因为在近7个月的修例风波中,香港警队体现了高度专业的精神,秉持着正直诚实、尊重市民、承担责任的原则,尤其是在受身心两方面的巨大压力甚至伤害的情况下,仍然保持着高度克制的原则,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一例因警察执法而直接死亡的案例。
也因此,有很多外国亲历者认为,要是在美国和别的什么地方,警察早就开枪应对了。
这是非常了得的事。
反过来看香港警队,半年多来,数千名警察和家属被“起底”,受到恐吓,其私隐被公布在网上。
在执行任务时,警察受到割颈、中箭、被火烧的恶意攻击。
截至目前,半年来有近500名警务人员受伤。
我想单凭香港警队在长达7个月的执法过程中,最大限度地减少了伤亡这一点看,香港警队就是受人尊重的。
从中也显示出港警的素质和专业。
我想将来世界会承认这一点的,港警仍然是国际社会学习的标杆。

标签:

返回列表